中国的“弗兰肯斯坦”何建奎的败落

转基因婴儿:中国的“弗兰肯斯坦”何建奎的败落,这是星期二下午上市的法国世界报在其科技和医学副刊上的一个标题。在副标题中,Hervé Morin 、Florence de Changy 、Simon Leplâtre这三名作者强调,何建奎这个世界上两个转基因婴儿“之父”违反了涉及人类基因编辑的伦理规则。

文章写道,贺建奎本是中国生物基因界的一颗上升的新星,他曾梦想着要成为人类的救世主,但是,在他于2008年11月26日宣布两个基因编辑婴儿露露和娜娜诞生之后,贺建奎被软禁在深圳,并面临结果可能会很严重的审判,在中国的媒体上,贺建奎被称之为是中国的“弗兰肯斯坦”。

何建奎如今是前途未卜,已经诞生的露露和娜娜更是前途未卜,因为其基因修改的效果无法预测,第三个待出生的转基因婴儿的命运就更是如此了。

那么,贺建奎是怎么样越过国际生物界对人类基因编辑的建议,怎么样越过中国在这一领域的规则的呢?

文章援引新华社于1月21日的报道说,调查人员认为,贺建奎这么做是为了追求个人声誉,贺建奎实验用的资金来自于他自筹的资金。

法国世界报的文章指出,虽然贺建奎不是医生,虽然他也从来没有进行过临床试验,但他在世界生物和基因界,也并不完全是一个无名之辈。文章介绍了贺建奎在美国休斯顿莱斯大学求学以及在斯坦福大学做博士后的经历,指出,这些经历让贺建奎在2012年因中国的千人计划而返回中国之前,结识了国际基因界的名人。

文章还指出,虽然贺建奎在加州伯克利以及斯坦福结识的一些生物界名人表示自己不知情,但确实有一些名人是在贺建奎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计划实施的上游就知情的,比如休斯顿莱斯大学的迈克尔·蒂姆(Michael Deem)就是这样。

文章表示,更让人吃惊的是诺贝尔奖得主梅洛(Craig Mello),梅洛获得了2006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他的另一身份,则是贺建奎所开公司之一的一名科学顾问。梅洛在2018年4月份就知道两个被编辑的基因胚胎成功怀孕的消息,他表示他对贺建奎表达了他的反对意见,但他没有觉得有必要向国际科学界发出警报,而且,梅洛也只是在贺建奎宣布两个基因编辑婴儿诞生后,才于2018年12月初辞去了贺建奎所开公司的科学顾问一职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