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意识的猜想

人工智能和基因编辑正兴起的今天,真是不想死啊。

他们共同最大的谜团莫过于意识了。人类区别ai是因为我们觉得有人类意识。

比如我写这篇文章,是我的意识要我写的吗?不是,驱动它的是我的虚荣,好奇,痛苦和快乐等原始欲望。

但是写的时候,会不自然的和之前的自己对话,改改句子错别字什么的。

时间上的对话。和自己的对话。这才是意识吧。

大脑分成两半,这是很奇怪的进化,根本多余和无法解释。空间上造成两眼看的东西有区别,两耳两手都不同信号到两个半球。

是用来对话的吗?是造成有两种意见打架的原因吗。是造成——很多人会自言自语,还逗自己笑起来。很多人过很久的事也会莫名的哭了。很多人自弹自唱取悦自己。全部人都会手淫自慰。我发烧时候甚至还有幻听幻觉(真的见到蛤蟆怪拉着小护士就去看),但是又知道这不可能。

这些才是意识。是高级动物进化出来的遗传优势。可以在时间上,空间上和自己交流,虚拟增加自己的经验。

意识——这是种空间上,时间上的,自己和自己对话。从适者生存来说,低级动物也会有作用吧。

那也许所有的有两个脑半球的动物其实都会有这些,哪怕是蠢一点的意识。比如那头面对两堆草的驴。
那我们不应该虐待他们。只是比他们聪明一点而已。

那以前做的所有事情错的对的也是我其中一个半球真心驱动才做的,另一个半球既然当时说服不了,没什么值得后悔的。意识——一个半球对另一个半球的责怪,然后另一半相同记忆的又反过来责怪,甚至忘了当时是它的决定(因为以为是一体),然后形成负反馈,在这里造成悔恨,根本是多余的。形成负反馈后,人们根本无法解脱,需要找其他人来交流帮助解脱。对,这些意识造成的荒谬负反馈情绪,他是多余的——可以看我以前的文章《尽情瞎整》。

时间上,空间上和自己的对话。左边大脑和右边讲,有时候右边大脑和左边讲,而他们都有相同相似的记忆,感觉上都是自己,相互商量——就是意识。

具体上这样要知道对不对,要把自己脑袋两半球切开,才能真正感觉得到,不然感觉这东西无法证明。

“关于意识的猜想”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