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现在还没有超过40岁,那除非是因为重大疾病,你基本不会因自然衰老而死亡了。

载自 http://www.sohu.com/a/230246235_642250

未来学家Ian Pearson曾预言:“如果你现在还没有超过40岁,那除非是因为重大疾病,你基本不会因自然衰老而死亡了。”

他认为有可能实现的方案之一就是不断地替换人体重要的器官。现在有许多科学家正在试图通过3D打印机、将活细胞作为打印材料打印人体器官。“相信没有人希望长生不老的自己一直活在95岁的身躯中,如果你能不停的更换器官,重回29或者30岁,相信有很多人愿意长生不老。”

以活细胞为原料的3D打印人造器官

但是Pearson博士认为实现长生不老更加可能的一种形式是,将人类的意识储存在网络中,通过不断更换意识的载体–机器人来延长寿命。“在解决器官衰老和如何更换器官问题前”,我们可以将自己的思维与机器人相连,选择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种族的机器人作为载体,将存储在云端永生不灭的意识下载到机器人中,以机器之躯得以永生。

接下来,硅兔君(ID:sv_race)就带大家看看科技界还有哪些追寻长生不老的脑洞。

1

解密长寿

人类需要多学学裸鼹鼠

人类研究长生之路上的另一个重大方向就是研究其他动物,尤其是那些长寿的动物们。

2013年, 谷歌创始人Larry Page宣布成立California Life Company加州生命公司,简称Calico。在Google的长期资助下,Calico将进行多项长期研究,研究衰老的问题,希望找出延长寿命的秘诀。

Calico进行的大多是基础性的研究。其中的一项长期研究项目就是针对一种神奇而独特的生物——裸鼹鼠。

裸鼹鼠在人类的审美下绝对不是一种可爱的生物(真要说的话也只能说是在某些角度下丑萌丑萌的……)但是它不仅仅是唯二真社会性的哺乳动物,而且还是唯一的冷血哺乳动物。

最神奇的是,同相近体积的小鼠相比,裸鼹鼠的平均寿命长达30年——而小鼠的寿命大约只有两至三年。

今年一月,Calico的科学家们发表了一篇文章称裸鼹鼠打破了Gompertz定律(Gompertz定律,动物死亡的风险随年龄指数增长。)

Gompertz定律

裸鼹鼠的死亡曲线是一条直线。 科学家们坚定了裸鼹鼠是哺乳动物中的例外,将会成为从DNA角度延长人类寿命极限的突破口。

Calico早期的实验也证明了从DNA入手有望破解人类寿命之谜。科学家曾尝试改造蛔虫的DNA编码,DNA编码改变后的蛔虫寿命从3周延长到了6周!所以,说不定真的可以从研究裸鼹鼠的DNA中获得延长人类寿命的灵感。

硅兔君觉得这项研究非常接地气,就是不知道人类将自己的基因向着裸鼹鼠方向改造后,生活习性或者长相会不会越来越像他们呢?

2

永生的前提是:死亡?

如果未来的某一天,你可以将自己的思维电子化,永生在网络世界里,代价是将自己的大脑冷冻起来,你会愿意吗?

这个似乎只存在于科幻场景里、唯有最疯狂科学家才可能做出的事情,就要成为现实了。初创企业Nectome打算杀死自己的所有客户。他们想要保存你的大脑并且在你的肉体死亡后,尽可能同步复制出许多个“你”。

Nectome背后的理论非常简单,但是实施起来却很不容易。理论上来说,该公司会用一种特制的化学溶液将活体保存上百年。他们的目标是完好地保存人脑以保证记忆的完整性,然而这样做,他们完全是基于本世纪内科学家们可以研究出如何将人脑数据化的信念。

目前为止,他们已经可以成功保存兔子脑内的神经连接,他们希望下一步就可以对人体进行实验。

听起来是不是超级玄乎?更可怕的是,Nectome联合创始人Robert Mclntyre表示,这个技术是百分百致死的,也就是说,为了将你的大脑完整地保存下来,他们需要先杀死你。

现在Nectome正在和律师讨论加州两年前通过的“生命末期选择法”(End of Life Option Act)是否可以为公司创造人体试验机会。

该法案允许病危的病人决定要不要接受安乐死。Nectome认为自己的技术或许可以成为安乐死的一种选择,那么哪些正在遭受病痛折磨的病人们将有机会通过Nectome的保存技术长存他们的精神生命。

项目的志愿者们首先会被全身麻醉,然后连上心肺呼吸机,接着Nectome特制的溶液会注射进他们的颈动脉,接着志愿者们会慢慢走向死亡。

这个过程听起来很可怕,但跃跃欲试的人不在少数,Nectome已经收到了一张愿意试用此项服务的名单。

我们无法判断Nectome想要实现的目标最终会不会成功,因为这极大程度上取决于科学家们能不能找到数据化人类大脑的方法。但是这对于死亡近在眼前,并且别无他法的人来说,或许是一个“重生”的机会。

3

随便换器官

不是说说而已

如果你的自行车上有一个零部件坏了,那很简单,再换一个新的呗。那如果你的器官坏了呢?你当然也可以再换一个。

但是,由于器官配型的难度巨大,现今的器官移植真的是一个看运气的事儿。于是科学家们就想,如果能用患者自身的细胞培植出一个器官,不就能够解决配型难的问题了么。

于是以Prellis Biologics为首的一众科学家们开始认真地研究如何以人体细胞为材料,利用3D打印技术,打印同一个人的器官来。

Prellis Biologics成立于2016年,成立第一年申请了3项临时专利,并研发出打印人体内小型血管系统的方式。相比止步于生产用于医学实验中的3D打印细胞和组织的公司,Organovo Holdings Inc. 和EnvisionTEC,Prellis Biologics迈出了新的一步:研究保持3D打印细胞和组织长时间存活的方法。

Prellis Biologics为3D打印细胞创造一个充满氧气和营养物质、可供存活的环境,3D打印细胞可在其中由单个细胞成长为组织,最终变为功能正常的人体器官。“将3D打印组织和细胞按正确的方式排列起来,以使得它们可以正常发挥器官的功能,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后,人类面临的最后一个障碍便是创造运输血液养料的细小血管。”

如果这项技术发展成熟,器官移植的等待时间将大大缩短,成功率也将大大提升。未来学家Ian Pearson所预言的通过更换人体器官永葆青春的长生梦想,也许很快就能实现。

4

用药物延缓衰老

今年3月份上市的生物技术公司Unity Biotechnology通过研究衰老细胞,试图研制出一种可以延缓衰老并解决老年病的药物。

2000年时,Deursen教授在进行一项关于癌症的研究时,对小鼠进行了基因改造,以便提高小鼠的患癌风险。出乎意料的是,小鼠没有患上癌症,却出现了早衰症状。

左为5月龄正常小鼠,右为5月龄早衰小鼠

Deursen教授在2008年发现,这种基因改造使得小鼠体内与细胞衰老有关的两个关键基因表达增加了,导致细胞衰老速度增加,而小鼠体内的免疫细胞无法及时清除大量堆积的衰老细胞,从而造成小鼠出现明显的早衰症状。

Jan van Deursen教授

而这样的现象也大量存在于人类身上,Deursen教授和他的团队发现衰老细胞与许多老年病直接相关,比如关节炎、阿尔兹海默症等疾病。

2011年,Deursen教授与另一位教授合作,清除了小鼠体内的衰老细胞。令人震惊的事发生了,小鼠的衰老症状发生了延缓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被逆转。

文章发表后,Deursen教授同另外两位研究生物衰老的专家教授共同成立了Unity Biotechnology,致力于通过研究清除衰老细胞的药物来减缓衰老及相关疾病。

他们在研究中找到了一种清除衰老细胞的“senolytics”药物。将这种药物定期用在小鼠上,可以延长小鼠的无病寿命。实验结果也振奋人心,小鼠体内的衰老细胞被清除后,小鼠的平均寿命延长了1/4!

“senolytics”药物清除衰老细胞

虽然Unity Biotechnology的药物还未进行人体实验,距离真正用于人体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是已经是很多人期待的一种未来药物了。

看完这些脑洞大开的长生不老之法,硅兔君真的超级期待未来向天再借五百年的人生。然而不管人类最终将以何种形式实现永生,伴随而来的道德伦理问题才是社会所面临的真正挑战。

-E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