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族群推动新时尚 克隆宠物消费基因

果汁(右)和它的克隆,小果汁。(游润恬摄)

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去年年底宣称编辑了双胞胎婴儿的基因,引发人们思考尖端生物科技的应用背后的道德问题和利润。克隆宠物和消费级基因检测成为年轻人时尚,是近年在中国冒起的新产业。这两个产业反映出随着中国消费升级,基因科技也可当成是满足精神需求的工具。

“小果汁”应该是世界上最贵的串串(杂交狗)。

它的毛色并不单一,浅褐色中夹着白色,毛也不算十分浓密。不过它很讨喜,乌溜溜的眼睛很机灵,可以乖乖地被主人何军抱在腿上,还不时舔主人手指。

“小果汁”是何军花了38万元(人民币,下同,约7.6万新元)请希诺谷公司克隆的狗,现在五个月大。“小果汁”的原型是“果汁”,大约9岁,是何军多年前收养的流浪狗。

两只狗除了体积大小有别之外,其他方面几乎一模一样。它们同样不喜欢亲近其他狗只,包括彼此。把它们放一起时,不能喊它们的名字,因为它们分不清主人是在叫自己还是在叫另一只名字也带“果汁”的狗。

20190210_news_chinapets1_Medium.jpg
对于领养流浪狗比克隆狗更有意义的批评,动物训练师何军问心无愧;他花7.6万元克隆流浪狗“果汁”,就是为了提倡领养流浪狗的意识。(游润恬摄)

业者对克隆宠物市场前景乐观

北京希诺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建平向《联合早报》解释,克隆的步骤是:从“果汁”的后肢取直径三毫米的皮肤组织,通过组织建系获取完整有活性的体细胞,再把体细胞融于去核的犬卵母细胞,构建克隆胚胎,最后把克隆胚胎移植入代孕的母犬体内。为“小果汁”代孕的是一只实验专用的比格犬。

他介绍,公司自去年5月第一只面向消费市场的克隆犬诞生以来,已接了20多单克隆犬的要求,其中超过半数已交付,所有订单基本成功。

希诺谷成立于2012年,在2014年和去年完成了两轮融资,前几年主要是科技研发,去年开始推出商业化克隆宠物的服务,进入科技成果转换的阶段。

赵建平对克隆宠物市场的前景乐观。根据胡润《中国高净值人群消费需求白皮书》,资产过千万的养犬家庭预计超过30万户。希诺谷预计,如果当中1%的家庭有克隆宠物的需求,克隆宠物市场每年就有3000只。以每只38万元计算,总市场额为11.4亿元。赵建平说:“我们公司的目标是经过两三年提升生产能力,争取每年克隆三五百只。”

客户以年轻女性居多

何军是动物训练师,观察宠物市场多年来不同阶段的发展。他介绍,中国的宠物市场从2000年前后第一场狗展开始形成,起初主要是狗只买卖、活体交易,接着围绕狗只的医疗服务开始出现,再往后发展是洗澡、美容等宠物店消费的兴起。

他说:“现在人们开始关注狗只的行为问题,也因为人们流动性强而有宠物寄养需求。以后老狗越来越多,宠物殡葬市场会越来越大。”

希诺谷的基因生意瞄准的是不舍得宠物死亡的主人。赵建平说,客户以年轻女性居多,她们把精神寄托在宠物上,把狗看成是家庭的一员而不只是传统意义的看家护院的畜生,因此当宠物出意外或老死时,她们会愿意克隆宠物。

狗主可趁宠物健在时把它的细胞保存在希诺谷公司,供日后用以克隆。如果狗主在宠物死后才决定克隆,只要尸体被冷藏保存在摄氏四度以下,一周内取出的细胞仍可用来克隆出活蹦乱跳的新狗。希诺谷克隆的案例大多是刚死亡的宠物。

克隆宠物引发伦理思考

以克隆的方式让死去的宠物“再生”,目前还是超前于社会的主流观念。有网民批评这违反万物生死的自然规律,有舆论认为迫使母狗代孕有违动物权益,也有舆论认为把资源放在关爱和领养流浪狗比克隆狗更有意义。

赵建平回应说:“任何颠覆性高新技术的出现都伴随着争议,比如30年前的试管婴儿。但是随着技术的进步,真正进入到大众的生活,大家也都能接受。”

他透露至今为止,客户接收克隆犬后都反馈非常满意,会分享她们与新狗互动时的新发现或乐趣。“狗主的喜悦,是我们团队努力的动力。”

对于代孕母狗的照顾,他表示只会在母狗发情的时候受孕,一年最多两次。他也指出,北京市实验动物管理办公室有一套完整的管理制度,比如饲养面积和通风温度,“我们都是严格按照标准执行,这是对实验动物的合理保障。”

他说:“一切法律明确禁止的,我们肯定不做,例如克隆人。”

对于领养流浪狗比克隆狗更有意义的批评,何军问心无愧,因为他花38万元“复制”流浪狗“果汁”,就是为了提倡领养流浪狗的意识。

“果汁”约一个月大时被遗弃在宠物店门外,何军收留它后,决定把它发展为流浪狗的代言,让它在一岁以后就开始接拍影视作品,至今已在10多部电影和电视节目中亮相。

何军解释,过去每当一部以纯种狗为主角的电影上映后,便会有人一窝蜂买同种狗只来养,这滋养了一些条件欠佳的养殖场。“我希望通过‘果汁’,让大家看到流浪狗也可以很好看。”

他指出,动物演员跟人一样偶尔会生病、累,或有情绪,许多电影其实是用数十只甚至百多只同样品种的狗替换着拍同一个动物角色。不过由于每只流浪狗的长相独特,不像纯种狗那么容易找“替身”,而“果汁”又已绝育,所以才会想以克隆的方式减轻它的拍片负担。

中国目前没有法律明文禁止克隆动物。多莉羊1996年在英国诞生,克隆犬于2005年出现在韩国,之后美国企业开始提供克隆犬服务。美国女星芭芭拉·史翠珊去年撰文描述克隆爱犬的心路历程。她写道:“陪了我14年,亲爱的萨曼塔走了,我万分崩溃,好想用某种方式把她留下。”

消费级基因检测成为年轻人新宠

记者最近做了消费级基因检测,人类八个更适合运动减肥的基因型,我一个都没有。基因对运动减肥效果的影响约为40%。这意味我的运动量就算跟别人相同,减少体重和腹部脂肪的效果较不明显。

20190210_news_chinapets2_Small.jpg
消费者依照基因检测盒内的指示采集唾液样本后寄回检测公司,等待两到四周,便可在线上查看报告。(各色DNA提供)

反正效果较不明显,记者决定这个春节放自己几天“运动假”,心安理得地不逼自己锻炼。

其实更理性的反应,应该是更勤于锻炼,以弥补偏低的运动功效。无论是供人们为缺点开脱,还是作为积极调整生活方式改善自我的起点,消费级基因检测的各种玩法,使它成为年轻消费者的新宠。

消费级基因检测的费用一般少于500元(人民币,下同,约100新元),而且足不出户,也可轻松完成检测。先在网上下单,等待检测配套送上门,把2毫升唾液吐入采集器,快递回给公司,等待两到四周,便可在线上查看报告。

20190210_news_chinapets3_Small.jpg
记者的基因检测报告样本。用户可点入个别特征,深度了解影响特征的基因型,以及特征可能对事业和生活的影响。(截图)

不同公司解读基因的方法略微不同。较普遍的检测类别包括祖源、运动细胞、个性、心理健康、身体素质;具体检测项目包括学习能力、怕不怕孤独、酒后会不会脸红、乳糖耐受等。

不能取代医疗级基因检测

值得一提的是,消费级基因检测不能取代医疗级基因检测,不适用于检测新生儿健康、遗传病筛查、肿瘤诊断、亲子鉴定等。消费级基因检测也有别于警察用来排查涉案者身份的司法鉴定。

亿欧智库去年11月出炉的市场研究报告指出,提供消费级基因检测的创业公司多数从2014年开始成立,由于政府目前限制少,基因测序技术的成本又不断降低,未来五年消费级基因检测行业将高速增长,预计2019年将成为市场的“爆发元年”,消费者规模可达350万以上。

业者:丰富数据优化产品不能只靠消费者好奇心生存

受访业者认为,消费级基因检测行业的前景确实乐观,不过目前还处于困难的起步时。

各色DNA创始人郭婷婷告诉《联合早报》,公司的用户年龄主要介于20至30岁,半数住在一线城市,八九成拥有大学学历;他们主要是出于好奇心而尝试消费级基因检测。

她说:“好奇心人群的池子有限,总有一天这些人体验过后,觉得不过如此,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所以我们要与用户保持互动,通过他们的反馈来丰富数据,使产品进化,吸引更多人尝试。”

她坦承,目前能从消费级基因检测找到的、对生活有非常针对性的指导和确切结论其实并不多。中国公司赖以解读基因的科研成果多数是西方以高加索人为对象的研究。随着越来越多中国人参与基因检测,数据库将不断优化,基因解读的准确度也将提高。

北京大学医学部研究员黄捷也体验过基因检测。他把基因检测看成是“算命”,算术的算,不是掐算的算;命是生命的命,不是命运的命。

20190210_news_chinapets5_Small.jpg
北京大学医学部研究员黄捷:“互联网加基因”产业需要大数据的支撑和强大的生物信息分析能力为基础。(黄捷提供)

他受访时指出,很多创业公司在推“互联网加基因”的概念,试图以基因检测为接口接入传统的健康指导和养生,比如通过基因检测来指导运动、营养、美容甚至小孩的课外教育和人生规划。

他说:“这些虽然看似是一片蓝海,但是需要真正的大数据的支撑和强大的生物信息分析能力为基础。”

他介绍,基因科技的应用目前还是以临床的“刚需”为主,例如检测胎儿是否有唐氏综合征等缺陷,以及指导癌症患者用药。他解释,由于所有癌症的直接发生原因是基因突变,制药公司会根据不同的基因突变设计不同的靶向药物,如电影《我不是药神》里的“格列宁”。

官方终将出台监管政策

美国对消费级基因检测有一定的监管,例如禁止业者宣称能预测某些疾病的概率,以及立法禁止基因歧视。规模较大的业者按自律的原则,承诺保护用户的基因信息,未经同意不会转卖给药商等。尽管如此,美国还是发生大批用户信息流上网的事件。

中国业内人士预测,随着基因检测行业发展到一定规模,政府将出台监管政策,届时本来就自律且没违背用户信任的企业,将能生存下来。

(记者是《联合早报》北京特派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