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血液与粪菌移植,孰能延寿?

  ■曾庆平

2018年9月5日,《自然》发表了一篇有关长寿的重磅论文,由元老级的衰老遗传学泰斗、英国伦敦大学及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双料教授帕特里奇领衔执笔。这篇文章肯定了血液传输和粪菌移植在延长动物寿命中的潜力及未来在人类中应用的可能性。

这篇文章的第一个亮点是,介绍了把人脐带血、血浆或血浆蛋白输给老龄鼠,能使其下丘脑功能年轻化的研究。当幼龄鼠与老龄鼠血管连通后,老龄鼠体内各种衰老组织的干细胞功能受损均有所减缓甚至逆转。

第二个亮点是,介绍了把青鳉鱼仔的肠道菌群移植给中年成鱼后,其寿命延长,且退行病变减慢的研究。如果把瘦人的粪菌移植给代谢综合征患者,其胰岛素抵抗改善,胰岛素敏感性提高,糖尿病出现明显好转。

这些长寿秘诀的发现,难道预示人类真的找到了千百年来孜孜以求的“青春之泉”吗?

寿命长短由非遗传因素决定?

像其他许多身体特征一样,人的寿命也是由遗传与环境因素共同决定的,但长寿基因的作用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对双胞胎的研究显示,寿命的遗传性大约为25%,而最新家系分析得出的结论是,寿命的遗传性只有12%。

显然,人的寿命长短主要还是取决于内外环境等非遗传因素,包括年龄、性别、营养、睡眠、运动、感染等,其中生活方式占很大比重。单就饮食来说,最近《细胞》连续发表了两篇论文,证明生酮饮食能延长小鼠寿命,其原理是低碳水化合物摄入可模拟饥饿的热量限制效应。

血液传输有抗衰效果?

上世纪50年代,就有人在小鼠中尝试血液互通,当时称为“异种共生”,到2016年才完成人—鼠之间的血液互换,但结果令人振奋,被输入年轻人血液的老龄鼠寿命延长了40%。这种“老树开新花”的输血抗衰研究,曾获评2014年《科学》杂志年度十大科学进展之一。

美国Alkahest公司2016年曾在70位平均年龄超过60岁的老年人中进行为期9个月的血液传输,血液来自18~30岁年轻人,结果全部参试者都感觉身体充满活力,其中两位50多岁的阿尔茨海默氏症患者的症状明显好转。遗憾的是,在结束输血后不久,他们的衰老感觉又回来了。

当然,也有人认为年轻血液的益处被老年血液的害处抵消。比如,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的科研人员发现,从老龄鼠血液中分离出来的促炎症细胞因子B2M和TGF-beta能抑制年轻血液中的长寿成分,让年轻血液失去抗衰老作用。论文发表在2016年11月22日的《自然—通讯》上。

血液传输能促进年轻化?

为保证输血疗法的可持续性,有人开始考虑从年轻血液中提取抗衰老成分。2017年《自然》分别发表了肯定及否定生长分化因子11(GDF11)延寿效应论文,此后人们一直试图寻找年轻血液中真正的“不老泉”因子,先后发现金属蛋白酶组织抑制因子2(TIMP2)、甲基胞嘧啶双加氧酶2(TET2)等活性成分,两者都能提高老龄鼠的大脑认知能力。

年轻人与老年人的最大区别是对疾病抵抗力的强弱,也就是年轻人的抗感染及抗炎能力比老年人强。鉴于全血中含有各种免疫细胞,包括分泌抗体的B细胞与分泌细胞因子的T细胞,可以推测年轻人的血液可能有助于清除老年人血液中的促感染及促炎成分,如内毒素、细菌碎片。

可是,抗体及血液细胞的半寿期很短,比如免疫球蛋白G的半寿期只有20~23天,红细胞的寿命也只有46~90天,这恰好与年轻血液对衰老现象的短期改善效应相吻合。不过,关于年轻血液促进长寿的终极真相究竟如何,目前还没有确切答案。

粪菌移植有助长寿?

就目前所知,长寿在亚细胞水平上的先决条件至少有两个,一是线粒体功能正常,二是染色体结构完整。研究发现,抗感染及抗炎症既能挽救线粒体,又能保护染色体,因为感染诱发的炎症使线粒体释放大量活性氧,而活性氧过量会损伤染色体,包括导致基因突变和端粒缩短。我们知道,基因突变是癌症发生的先兆,而端粒长短与寿命长短密切相关。

以上所说的感染,既包括身体各种组织器官的病原体感染,也包括肠道非病原体引起的机会性感染。肠道菌群紊乱既促感染又促炎症,而肠菌状态的好坏又受饮食、饮水及口腔摄入药物(如抗生素)的影响。因此,“病从口入”不无道理。年轻人的肠道通常比较健康,因为强大的免疫力足以抑制肠道感染,因此把年轻人的粪菌移植给老年人,应该可以缓解衰老进程,改善老年病情,甚至延长寿命。

哪种延寿方法更实用?

目前,有关血液传输与粪菌移植的结论基本上都来自动物实验,必须通过大型人体试验进行验证,最后才能在人群中付诸应用。从长效性来看,粪菌移植似乎优于血液传输,也较少引起伦理纠纷。另外,长年累月输血的成本也太高,如美国Ambrosia公司一次性血浆输入手术的报价高达8000美元。

即便如此,粪菌移植也还存在很多悬而未决的问题。对于年轻人肠道中究竟是好菌占优势,还是靠其超强免疫力维持肠菌平衡,现在没有共识。如果是后者,让年轻人的平衡肠菌替换老年人的不平衡肠菌后,若无后期配套措施,结果可能不理想。

因此,最好的延寿方法还是“以食养菌”和“以食控菌”。所谓以食养菌,是指多吃素食以滋养短链脂肪酸产生菌(好菌),短链脂肪酸可以通过抑菌减慢肠菌的繁殖速度。所谓以食控菌是指少吃荤食以控制硫酸盐还原菌(坏菌),防止其破坏肠道造成渗漏。

至于生酮饮食,其高脂肪成分在肠道促进坏菌过度生长,但脂肪酸在肝脏产生的酮体又能抗炎,可以说好坏参半,因此,并不适宜推荐作为大众化的长寿饮食。

作者系特约撰稿人、广州中医药大学教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