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想成为“超级人类”吗?

一群科学狂人正在用基因剪刀编辑自己的DNA,让自己变成超级人类。

超级人类的肌肉异常强大、可手搏群狮,他可以昼夜无眠、不会生病、永不疲倦,他具有老鹰般的千里眼和蝙蝠般的顺风耳,如量子纠缠一般随时闪现于千里之外,他智商堪比爱因斯坦,小戏赌场如入无人之境。

亿万富豪想请科学狂人帮忙编辑自己的基因,哪怕只获得一小部分超级人类的能力,比如说无疾病、能长寿、更聪明,就愿意不计代价,狂人们不屑一顾。

国安部门要求狂人们帮助把间谍的孩子改造成超级特工,被他们婉拒。

军队找上门来,逼迫狂人们打造具有超群智力和能力的超级将军和超级战士,最终,军队如愿了。

退役的超级将士摇身一变,成了连选连任的政治家、永不退休的企业家,打造了超级国家。

超级国家拥有广袤的土地、丰富的资源、巨额的财富,以及少数的超级富豪、超级将士、超级领袖,他们甚至还将在太阳系其它星球拥有领地。

他们试图垄断基因编辑技术。

其他国家及其普通人类都在超级国家的超级智慧与强权统治之下,国土逐渐沦丧,人口不再繁衍,贫穷与疾病相伴,逐渐走向消亡。

普通人类以为通过子宫战争就可以占领世界的想法已经毫无价值,出生再多的人口也无济于事。

理性的科学家们希望立法阻止制造超级人类。

不过,法律体系也不能阻挡超级人类的突破性进展,当携带基因编辑技术的富豪人群转移到火星或其它星球,就可以不受地球法律的约束,自由地实施自身的“种系工程”繁衍,甚至借助人工智能,打造超超级人类。

但是,基因剪刀不会永远掌握在少数人手上。

在世界上,只要是有两个人掌握的技术,就不可能再成为垄断技术。

总有科学狂人愿意突破封锁,帮助普通人成为超级人类。

最终,基因剪刀也会成为广泛使用的技术,走进千家万户。

中产阶级也急迫地加快自己的财富积累,试图赶上超级人类的末班车,争先恐后就如同想挤上印度的火车,以免在人种进化中掉队。

届时,更多人“长生不老”的梦想将变成可怕的现实,人口将成指数级增长,陆地上的资源将快速枯竭,地面动植物将彻底灭绝,陆地上挤满了住无所居、无处安身的人类,争夺资源、消灭人口的战争又将此起彼伏,地球再无和平与宁静。

更富有的超超级人类种群将提前逃离除了人之外什么都没有剩下的地球,宜居的外星球很快将成为新的殖民地。

……

这并不是我杜撰的科幻小说。

在不久的将来,这或许是我们的后代将逃避不了的现实场景。

这就是英国已故科学家斯蒂芬·霍金在其遗作《对大问题的简明回答》中提到的:“有钱人一旦有机会修改后代的DNA,就会出现新的人种竞赛”。

基因剪刀就是生命科学的“点石成金”术,可以大幅提升超级人类的智力、能力、免疫力、寿命,以及攻击性本能,未来甚至可能摧毁其余人类。

如果基因编辑技术被滥用,人口大爆炸将为期不远。

其实,地球人口已经在成倍增长,经济体量也越来越大,而货币比人口增长得更快,正如我们过去所说:“任何东西多了都不值钱”,包括纸币和人类自己,而“对应钱的一切东西都变得更加值钱”,比如不动产。

没有多余的、可以保值增值的房产,就无法提供足够的可变现财富,帮助我们的子孙踏上超级人类的必由之路。

未来,通过房产积累的财富一定不是消耗在学习教育和医疗保健上,而是用来获得超级人类的超能力。

然而,即便是成为超级人类,也未必是幸运的。

因为更多的、长寿的超级人类不断诞生并站满了世界的各个角落,陆地上已无多余的土地种植粮食果蔬、饲养食用动物,海面上也堆满了漂浮建筑和水上房屋,甚至台风都无法掀起滔天巨浪,海洋生物也都将灭绝,迟到的超级人类的子孙也将无食物可以储存和享用。

超级人类寻求海底世界生活的梦想也无法实现,他们无法透过密不透风的海面上的人类建筑漂浮物,让海底的世界照进一丝阳光,海洋都将变成死海。

霍金预言:“人类难逃最终离开地球的命运”。

他没有明说的是,更加富有而且更早实现种系工程的超超级人类将胜利大逃亡,逃不走的普通人类和新超级人类将在地球有限的资源争夺中自我毁灭。

美国宇航局已经打算在月球轨道建立太空岩石基地,并联手马斯克设立了在月球和火星上建立栖息地的目标,他们还计划在金星上空构建浮动太空基地,目的是建造继国际空间站之后的第二个 “可长期在大气层居住和殖民化”的太空基地。

富有国家的政府领袖、军队首领和富豪人群及其家族都将变成超超级人类,争相抢夺太阳系中的宜居星球。

最终,霍金的预言或许来得比我们想象的更早、更快、更恐怖。

当地球不堪重负、变成火球、自我毁灭之时,太阳系还能保持自我平衡吗?人类还能在地球毁灭之前逃逸出太阳系吗?

这可能是进化、也可能是毁灭。

借用莎士比亚的一句名言: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您,还想成为超级人类吗?

 

附记:

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人口司的报告预测,以人类现在的寿命来计算,全球人口在2030年将达到76亿,2050年将达到98亿,2100年将达到112亿。假如人类真的能够通过基因改造攻克疾病并大量延长寿命,那么,未来人口的数量将呈指数增长。

1995年,由美国出资的戈尔巴乔夫基金会邀请世界最重要的500名政治家、经济界领袖和科学家来到费尔蒙特饭店集会,这群精英讨论了关于全球化以及如何引导人类走向21世纪的问题,把未来简化为“20:80”的一对数字和一个“靠喂奶生活”的新概念。

他们宣称在21世纪,仅用全球人口的20%就足以维持世界经济的繁荣,多余的80%的人口都是属于垃圾人口,要么用消费残渣供他们苟延残喘,要么用“高技术”手段逐步消灭他们。

网上传闻的转基因、毒疫苗、中国非典、印度尼巴病毒疫情,据说都与费尔蒙特饭店会议有关。

虽然,现在的基因编辑技术还无法改变人类的智力,但已经可以改变能力了。

2009年,美国新泽西州圣巴纳巴斯医学中心生殖医学科学研究所的科学家,利用一项新技术对不育妇女进行治疗时,对遗传给下一代的人类基因进行了修改,制造了世界上第一批转基因婴儿。

2012年6月27日晚,参与这一项目的科学家们宣布:经历了一系列的实验之后,30个健康的转基因宝宝诞生。

2015年,中国科学家利用基因剪刀创造了两个超级肌肉小猎犬,在4个月大时就显得比普通狗更为发达,运动能力更强。

基因剪刀也已经可以实现胎儿的性别、外貌的选择,还能消除有缺陷的致病基因。

去年11月,44岁的布莱恩.马度(Brian Madeux)就在体内插入了新的基因,以治疗X染色体隐性遗传疾病——亨特氏症候群。当然,这是有风险的,修改基因也可能制造癌症。

基因剪刀也已经能够让小老鼠长出翅膀、或是变成蛇一般没有四肢的体态。

前美国宇航局NASA科学家乔赛亚.奇勒(Josiah Zayner)成为了第一个编辑自己 DNA的人,他给自己的左臂注射了一种肌肉生长基因,想以此来强化自己的身体。

奇勒的疯狂行为还刺激了更多的生物黑客拿自己身体做实验,试图成为超人类。

比如美国另一名生物黑客就打算DIY自身基因,让肉眼可以看见紫外线光谱。

毕竟,通过基因改造,可以实现超人类现实的特异功能,谁能抵抗得住这种诱惑呢?

有一群人对钻心疼痛无感,有一群人对砒霜剧毒免疫,有人平均每天仅仅睡眠6.25小时,他们都是体内的某一种基因突变。

有人说:“天才,就是一个基因加上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别的基因”。

改善任何一种普通人所不具备的能力,都会让人们趋之若鹜。

虽然迄今为止,出于伦理和技术的风险,这些技术还没有使用在人类的身上。这只是因为人们担心,基因编辑技术一旦出现“脱靶”,就可能造成不可估量的灾难性后果。

2015年美国国家科学院召开首次人类基因编辑峰会,22位各领域的专家对人类基因编辑进行技术、伦理与监管的全面讨论,并于次年发表了关于人类基因编辑研究的科学、伦理与监管基本原则,提出了可遗传生殖系统基因编辑的10条规范标准。

使用基因编辑的核心标准是仅限于预防某种严重疾病,仅限于缺乏其他可行治疗办法时,仅限于已经被证实会致病或强烈影响疾病的基因。

换句话说,现在的人类基因编辑只能用于治疗严重疾病,不能用于增强和改变人的智商和体格,也就是说禁止制造超级人类。

虽然理性的科学家和政治家们呼吁并支持立法阻止基因改造的滥用,然而人类无法抗拒进化自己的诱惑。

姑且不论法律共识是否能够达成、法律体系能否得到严格执行,既便是防止基金编辑技术滥用的法律法规出台,也不意味着科学狂人和富豪阶层会放弃超人梦想,不会拿自己或自己的后代作为实验品,显然,迟早有一天,人类终会诞生真正的超人。

谁有机会率先获得基因改造?

军队是最有可能成功实现超人的组织。

因为他们最想打造时刻睁着眼睛、永远不会疲倦、随时闪现千里之外的超级战士,而且组织也可以有足够的理由和经费去打造超级人类。

富豪阶层也不甘落后,他们一旦有机会更改自己和后代的基因,就一定会率先赢得人种竞赛。

超级人类可以通过细胞遗传,实施“种系工程”,产生无穷无尽、子子孙孙的超级人类。

未来,上流社会的孩子将成为更智慧、更长寿、免疫力更高的新人种,全面碾压甚至摧毁未被改造的普通人的生存空间,“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将成为普通人类的梦魇。

过去我们说过:“没有人口就没有经济!”。

或许,未来的经济增长不一定再依赖人口的绝对数量增长,借助大规模自动化同样可以完成高额投资、资源开采,通过大规模空间探索和私人旅行同样可以实现精神消费、服务扩能。

与此同时,精英与富豪打造的超级人类绝不会放弃不断地自我进化,他们甚至会借助人工智能,变成超超级人类,他们的财富将大量用在自我进化、探索外空的技术和装备上。

未来,超级人类将凭借超人的优势,掌控几乎所有的政府、修改几乎所有的法律、指挥几乎所有的军队、垄断几乎所有的资源、攫取几乎所有的财富。

并且,这些“超级人类”还将以指数级的速度继续进化,而“财富”的两极分化将加速“人种两极分化”的终极时代到来。

那么,没钱改造基因的普通人怎么办?

霍金认为:“他们可能会绝种,或变得可有可无”,“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不断加速改进的自主设计人类。”

它将带来人类史上前所未有的人种不平等。

前美国宇航局NASA科学家乔赛亚.奇勒很想把 CRISPR 这样的尖端技术提供给公众使用,而不是被掌握在学术界和制药公司手中。

或许,未来技术成熟而廉价之后,利用基因编辑改善人类就将像今天的整容一样普遍,这至少将让更多的普通人多了一份追赶超级人类的幻想和期待。

“人人生而平等”的理念能不能再次成为人类进化的新梦想?

恐怕很难了。

不过,届时,我们已无法拭目以待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