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自己DNA?!这帮生物黑客,胆很肥啊

以上这些,都是在搞硬件,

因为相对来说比较简单,可操作性强。

但黑客们更梦想做到的,是改变DNA这个软件啊,哪怕是改变其中一个小小的code,都能带来整个人大不同!

因为黑客们生物学知识有限,他们还没踏入这一块,

但两年前,因为一项新技术的迅猛发展,让黑客们拥有了自己改变自己基因的能力。

也正是这个技术,让科幻梦想照进现实,

一切变得更加迷幻….

这个技术名叫CRISPR,中文全名是常间回文重复序列丛集关联蛋白系统。

它有个更好懂的名字,叫‘基因剪刀’。

这项技术在2015年被《科学》杂志评为十大“年度突破”的第一名,

简单地来说,它能够对生物的DNA序列进行修剪、切断、替换或添加,而且非常精确。

改变DNA序列中一个小小的组成部分,就能改变整个蛋白质表达,比如,曾经有科学家用该技术改变了老鼠皮毛的颜色;修改羊和猪的基因,让它们对疾病的抵抗能力更强;让蚊子不再传播疟疾等。

话虽然这么说,

最近几年CRISPR的进展也很突飞猛进,

然而在人体上的实验,还几乎没有起步…

一方面是觉得技术不够成熟,另一方面,科学家觉得伦理问题太大。

但一个名叫Josiah Zayner的生物黑客猛地杀了出来。

他想让自己成为通过CRISPR改变基因的第一人。

和上文的生物黑客们不同,

Zayner不是半路出家的野路子,他本身就是一个科学家,拥有芝加哥大学的生物化学博士学位,毕业后在NASA的埃姆斯研究中心工作了两年。

这里有着全球最先进的研究环境,但Zayner却感到无聊….

‘这里的人,要不就是不工作,要不就是不在乎工作。这里最后一次做真正的科学试验,都是40年前的事了。’

于是,他开始捣鼓起了对他来说真正有用的科学实验,比如…

如何解决自己多年的肠胃问题;

如何做出能发荧光的啤酒;

如何制造专属自己的颜料….

除了第一个,后面两个都是Zayner通过基因工程,修改酵母和颜料中细菌的DNA得到的。

这些实验都成功了,

但Zayner觉得不过瘾….

于是,他将一种水母的基因,注射到自己体内。

嗯….

嗯….??!!!

水母的基因,放到人类的体内???

这是一种发光水母,发出绿光,Zayner提取了它的荧光基因,想看看自己会不会也发光….

结果还没太离奇,

他并没有成为一个绿色灯泡,但一家生物技术公司在研究过他的皮肤组织后发现,他已经成功将这个原本属于水母的基因,安到自己的身上,融为一体,只是这个基因没有表达出来。

之后,Zayner往自己胳膊上注射能增大肌肉的基因(准确的名字是‘人类肌肉生长抑制素敲除靶向CRISPR-Cas9质粒’),

想让自己不健身也能肌肉。

虽然效果没他想的那么明显,但他个人感觉还不错。

因为这些DNA试剂太受欢迎,

Zayner索性从NASA辞职,自己开了一家专门卖这些DNA的生物公司,ODIN。

在这里,最少只需要花20美元就能改变自己的基因,全套CRISPR器材能寄到家里。

CRISPR操作简单,官网也都一步步操作说清楚了,在自己家里就能进行基因改造。

 

这…

这怎么说呢?

那些改变‘硬件’的黑客,至少人们知道他们改的是什么东西,会有什么效果。

但是改DNA….会不会出现可怕的错误,让自己变成头上长角的怪人什么的?

Zayner自己当然打包票说,

没问题,不会出事。

不过就算出了事,这责任也不知道该算在谁身上。

因为美国政府对生物黑客们做的这些事,有一块法律盲区。

在美国,要对一种没经过检验的新试剂进行人体试验,是要经过食品和药物监管局的严格审查的,不然就是违法。

但是….政府的法律从来没有写过,如果这个实验对象是研究者本人,会怎么样。

这是一个很要命的漏洞,

也正是这个漏洞,被Zayner利用起来。

他完全可以说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合法的,因为…每个给自己打针的顾客就是研究者本人啊。

因为食品与药物监管局迟迟没有制定相关法律,

在Zayner高调的试验后,

生物黑客们的风潮渐渐从改‘硬件’到改‘软件’,

类似的基因改造公司越来越多….

在加州,有Biocurious 公司和Berkeley Biolabs公司;

纽约,有Genspace;

巴黎,有La Paillasse….

这个名单可以一直长下去,并且,很多基因改造公司的CEO本人,就做过基因改造。

比如生物公司BioViva的CEO,Liz Parrish。

曾在拉丁美洲做过一个极端的抗衰老的基因改造,公司的项目也是通过修改基因来延缓衰老。

Brian Hanley,他建立科技公司Butterfly Sciences,也是通过基因技术延长人们的寿命。

他自己也做过这个基因改造。

以上这些手术都不是在正规医院做的,

很多都是在顾客自己家里,或者车库里。

比如生物黑客团队Science for the Masses,他们突然奇想,想让自己拥有夜视眼。

于是,团队从深海鱼里提取出一种叫做Chlorin e6的的东西,它在平常是用来治疗夜盲症的。

团队成员直接对着团队志愿者的眼睛,滴入这种液体,

也没有消毒,没有什么清洁,周围也没医生….

最后这个叫Gabriel Licina的志愿者的眼睛变成了这样,

不过他表示效果很好,在黑暗中看50米外的人,Gabriel Licina有100%的准确率能说出对方在哪,

而没有做手术的普通人,只有三分之一的准确率。

犹他州立大学专门研究 CRISPR的教授Dana Carroll表示,

他倒不是很担心,做基因改造试验会制造出‘人形怪物’或‘超人’,因为‘想要对基因进行有效的编程,必须有精密的仪器,在正规实验室的环境里进行,像Zayner那帮人提供的仪器,太粗糙了。’

但他非常担心,在非常规的环境下手术,

会导致顾客被病毒感染,引发炎症。

目前CRISPR的准确性也没有办法达到100%,会有剪错基因的脱靶风险….

顾客在操作过程中,不小心改动了一个很要紧的基因,对生命也会有危险….

虽然科学家们的警告很多,

但生物黑客的热潮仍然风起云涌。

在硅谷,波士顿,纽约市等地都有了全球生物黑客峰会。

而前来参加的人,也从原先的生物学专家们,渐渐变成生物学爱好者、技术宅、大学生,甚至,还有对生物一窍不通的人。

文章开头的Tristan Roberts就是其中之一,

但他表示自己真的是被逼无奈。

在6年前,Roberts第一次知道自己患上HIV。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血都是毒液。

刚开始,Roberts采用的是传统的治疗手段,吃常规的抗逆转录病毒药。

但这种药的副作用,让他的身体变得极其消瘦,精神萎靡。

而且,他总是每时每刻担心自己忘记吃药,因为哪怕只是忘服很小剂量的药,都会使病毒的抗药性增强。

Roberts的心态渐渐崩溃,

他辞掉了年薪7万5的程序员工作,居无定所,在男友、朋友们和亲人的家里来回住。

2年前,他停掉了传统治疗,转而寻找其他能‘彻底治愈’自己疾病的方法。

他找到了生物公司Ascendance Biomedical。

(右边这位是该公司老板)

公司老板Aaron Traywick告诉他,通过注射含有抗体N6的基因,也许可以治愈他的疾病。

抗体N6是一个重大发现,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科学家通过研究一位罕见的HIV病毒自愈患者,发现他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抗体。

这种抗体能够在实验室条件下中和98%的HIV病毒,这就是抗体N6的由来。

老板相信,通过CRISPR技术,把含有这个抗体的基因植入Roberts的细胞核内,能够让他也生产出N6抗体,从而实现自愈。

这是一种充满前景的治疗方法,

目前科学家们正在研究,但还没开始进行人体试验。

于是….

Roberts自告奋勇成为了第一人。

在朋友家的客厅里,Roberts打开了脸书直播,录下这次历史性举动。

友人和老板都注视着他,周围没有医生。

他取出一管装有数万亿个质粒的试剂,拉开上衣….

然后,将它们注射进自己的胃部脂肪中。

试验后的几天,

效果和Roberts想得不一样,他感到非常不舒服。

他的背部出现大量的红斑,他不知道是被蚊子咬了,还是因为注射DNA的原因。

他整个人头昏、发热,不停拉肚子,也没有任何胃口。

Roberts和老板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也许是质粒复制失控?

但过了几天,这些症状又莫名消失了,没人知道为什么。

三周后,Roberts去华盛顿检测血液,

然后打开了脸书,进行第二次直播。

因为之前的举动,Roberts彻底出名了,有2万多人观看了他这次的直播。

其中包括了N6抗体的发现者Mark Connors。

和其他嗤之以鼻的科学家们不同,

Mark Connors能够理解Roberts的做法:

‘他们都是很聪明的年轻人,知道了一些真相。’

‘….但,不是全部的真相。’

Mark Connors觉得Roberts的这次试验不会有任何效果,

因为,科学界其实一直在讨论,N6抗体能够打击HIV病毒,到底是它单独努力的结果,还是和其他抗体一起合作努力的结果。

这个人们目前还没搞清楚。

而且,HIV的蛋白质膜不断变异,能够阻碍抗体对它进行结合并中和,就算是N6抗体,HIV病毒仍然可以对其产生抗药性,这种情况下,用N6进行单独治疗就不是一个好选择了。

过了几天,血液检测机构的结果出来了,

Roberts打开了脸书进行第三次直播,全世界的生物黑客和生物专家们拭目以待。

结果….颇有些出乎意料。

在注射DNA前一天,Roberts的血液里一毫升约有11,912个病毒。

如果这个数字降到2000以下,那说明治疗有效,如果是2000到8000,那么就很难下结论。

但根据报告显示,Roberts在注射完DNA后,

体内的病毒数量….竟然上升了?!

注射完的第二周,体内的病毒数量为28,800每毫升,第三周,是36,401每毫升。

‘这…这不是我们所希望的。’他的镜头前愣愣地说道。

老板安慰他,说‘需要更多数据’,然后开玩笑道,‘至少我们没把你杀死。’

Roberts非常失望,

但还是想坚持。

他计划在今年12月份注射更多的DNA,而且说什么也不会回到传统治疗。就是要一条路走下去。

N6抗体的发现者Mark Connors感到很不安,他在媒体上说,对Roberts而言,传统治疗才是最好的。

他明白Roberts是嫌科学家们对N6的研究太慢,但最快的N6人体注射试验在2018年初就能进行,是在科学家们和精密设备的观测下,而不是一个乱糟糟的客厅里。

但黑客们就是一群固执的人,他们相信自己。

‘我们正处于基因革命的旋涡中。’Zayner在MIT举办的生物黑客峰会的采访上说,‘我认为,属于人类的新时代正在到来。’

‘在我梦想的未来里,当人们喝醉酒,心情不好时,他们不再是醉醺醺地说,‘哦,我去做个纹身吧’,而是‘哦,我去做个基因改造吧’。

这个未来也许会到来,

也许不会,

也许未来我们可能在家就能改造身体、改变基因….

但是现在,

至少现在文中的这些人…..

感觉还是在瞎搞吧…..

Ref:

http://www.the-odin.com/

https://www.buzzfeed.com/stephaniemlee/this-biohacker-wants-to-edit-his-own-dna?utm_term=.kjwB3wEr3D#.trV8oQEZoP

https://www.theverge.com/2016/5/4/11581994/fmt-fecal-matter-transplant-josiah-zayner-microbiome-ibs-c-diff

http://www.bbc.com/news/world-us-canada-41990981

https://www.cbsnews.com/news/playing-god-crispr-dna-genetic-ethics/

http://s.telegraph.co.uk/graphics/projects/the-future-is-android/

https://mic.com/articles/113740/a-team-of-biohackers-has-figured-out-how-to-inject-your-eyeballs-with-night-vision#.sjc3R6Sxq

https://www.economist.com/news/technology-quarterly/21615064-following-example-maker-communities-worldwide-hobbyists-keen-biology-have

https://www.theverge.com/2012/8/8/3177438/cyborg-america-biohackers-grinders-body-hackers

“编辑自己DNA?!这帮生物黑客,胆很肥啊”的3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