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科学家才是“CRISPR婴儿”事件中的 “狠”角色?

近来,中国科学家He Jiankui(贺)的“CRISPR婴儿试验”受到广泛谴责,而此前的报道未披露的是,一位就职于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的美国教授与该试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值得注意的是,STAT新闻网发现,在去年11月底提交到《自然》杂志的一篇涉及该研究的论文中,莱斯大学的生物物理学家迈克尔·蒂姆(Michael Deem)是主要作者。

蒂姆重要的作者身份表明,这位知名的美国科研人员,曾在这项广受争议的项目中起到重要作用。该试验简直点燃了全世界人民的怒火。他的参与可能会鼓励志愿者参加试验,还为领导这项工作的中国科学家贺“背书”。

STAT新闻网获得的邮件显示,蒂姆的名字排在作者栏最末。在生命科学领域中,这一位置是给监督论文研究的资深科学家的。这篇论文题目为“抗艾滋基因编辑后的双胞胎的诞生”。论文还有其他九位贡献者,其中表明承担了研究中的大部分实际操作的第一作者就是贺。

这位中国科学家现在已经臭名昭著。去年11月,他在香港一个国际会议开幕前宣布了一对经过CRISPR技术基因编辑的双胞胎女孩的诞生,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科学和伦理规范不允许经过基因编辑的人类胚胎进入妊娠程序,贺因此受到了强烈谴责。《自然》杂志也迅速决定停止对贺的论文进行同行评审。

据新华社报道,官方调查后发现,贺的工作严重违反了中国政府的规定,位于深圳的南方科技大学随后将他解雇。调查还发现,贺的项目团队涉及“海外人员”。调查并没有对蒂姆进行点名,也没详细说明他的贡献,但他是唯一参与了贺的基因组编辑研究的外国科学家。

一位参与该项目的中国科学家表示,蒂姆不仅仅是一名旁观者:蒂姆和贺合作进行试验,并作为研究团队一员参与了2017年与多名志愿者的会面,包括志愿者招募和知情同意过程,这些均是临床试验的关键组成部分。蒂姆帮忙征得志愿者的同意,并通过翻译与他们交谈。这位团队的中国成员要求不要透露其姓名,因为他没有与媒体交谈的权限。

“作为美国一所精英大学的杰出科学家,蒂姆的参与很可能在说服志愿者同意参加试验中发挥重要作用,”总部位于北京的非政府组织Health Governance Initiative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人权律师贾平表示。那些人或许都不知道蒂姆与贺都没有临床试验的经验。

STAT联系的研究人员表示,深入了解蒂姆的角色非常重要。“他到底参与与否,对事件的性质影响非常巨大。”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基因组编辑先驱詹妮弗·杜德娜(Jennifer Doudna)说。

蒂姆是一位生物工程和物理学教授,是贺2007年到2010年在莱斯大学读博时的导师。蒂姆在去年11月关于该项目的初步报道中告诉美联社:“我见到了那些家长。我在那里是为了他们的知情同意。”“家长”指的是双胞胎们的父母,可为什么他在那里还是很不清楚。他的言论促使莱斯对蒂姆的参与进行调查。

直到上个月,蒂姆的律师发表声明称,“迈克尔不进行人体研究,他也不曾在这个项目中进行人体研究。”

虽然蒂姆可能没有从事任何实验室工作,例如处理胚胎,可是被列为“CRISPR婴儿”的论文作者,特别是最后一位作者,是蒂姆参与了研究的强有力的证据,斯坦福大学的律师和生物伦理学家汉克·格里历如是说。

根据STAT得到的记录,该论文的早期草稿将贺列为最后一位作者,而蒂姆是倒数第二的作者。但不知因何种原因,作者的顺序在11月下旬提交给《自然》杂志的版本中有所改变:贺被列为第一作者,而蒂姆被列为最后一位作者。

蒂姆拒绝发表评论。但他的律师本周(1月底)发表声明否认蒂姆是提交给《自然》的论文中的“第一,最后或通讯作者”:“迈克尔·蒂姆过去曾对细菌的CRISPR进行过理论研究,并撰写了一篇关于‘CRISPR-Cas’的物理学评论文章。但蒂姆博士没有设计、实施或执行与CRISPR-Cas9基因编辑相关的研究或试验,这两者区别很大。”

蒂姆的律师大卫·吉尔格(David Gerger)和休斯顿的马特·轩尼诗(Matt Hennessy)对于基因编辑双胞胎的父母签署知情同意时蒂姆在场的说法提出异议。“博士蒂姆那时并不在中国,报道中被编辑CCR5基因的孩子的父母提供知情同意时,他也并没有参与。”他们在一份声明中说道。但这与美联社报道的内容似乎相矛盾。美联社告诉STAT,报道准确地引用了蒂姆原话,并且它“力挺自己的报道”。

两位律师没有回答关于他们是否否认蒂姆以任何形式参与CRISPR婴儿项目的后续问题。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干细胞生物学家保罗·克努普夫勒(Paul Knoepfler)表示,蒂姆的参与可能使贺对试验的推进更有信心。“如果蒂姆一直强烈反对,我不认为贺会做这个项目,”这位加州大学的生物学家说。而蒂姆的律师并没有断然否认蒂姆参与该项目,这一事实说明了他确实扮演了某种角色,克努普夫勒补充道:“我猜测他通过某些重要手段对这个项目提供智力支持。”

STAT还发现,蒂姆和贺共同撰写了两篇关于临床前研究的论文,检测了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在小鼠、猴子和人类胚胎中的应用——并没有人因此而怀孕。两篇论文的“作者贡献”声明都说是蒂姆设计了这个项目,并书写和修订论文。STAT得到了其中一份论文,另外一份,一位科学家则通过电话大声朗读了论文手稿的作者贡献声明。

其中一篇论文,去年11月下旬与“CRISPR婴儿”论文一同提交给《自然》杂志,作者修改了CCR5基因,该基因编码一种帮助HIV进入和感染细胞的蛋白质,也就是贺声称他已经在双胞胎中进行改变以保护他们免受感染与艾滋病病毒的基因。而另一篇论文报道了对PCSK9基因的编辑,该基因编码一种有助于调节血液中胆固醇水平的蛋白质,这篇论文提交给了《科学·转化医学》杂志。两篇都被拒稿。

两家期刊都表示他们对任何可能提交的论文内容无法置评,因为它们是保密的。但两家期刊的编辑都表示他们有自动向所提交论文的所有作者发送电子邮件的政策。电子邮件会通知他们被列为作者,也会给出论文的标题。如果研究人员不知道论文的存在,对论文内容、提交有异议,或不符合作者资格时,可以通知期刊。这可以成为(期刊)拒稿的理由,在这种情况下,期刊不会将其发送给同行评审。

蒂姆的律师说“他没有授权提交与CCR5或PCSK9相关的稿件给任何期刊,并且他不是任何此类稿件的第一、最后或通讯作者。”但是为了回应STAT的后续问题,他们随后承认蒂姆被列为所有三篇基因编辑论文的作者,并说蒂姆曾要求期刊从所有稿件中删除他的名字。

除了向《自然》杂志和《科学·转化医学》杂志提交的文章之外,蒂姆和贺共同发表过八篇论文,最新的一篇是在2017年。虽然没有一篇与基因编辑相关,但这表明了,贺从莱斯大学毕业至今,两人一直保持着密切合作。

对于大多数研究人员来说,问题的关键是蒂姆参与CRISPR婴儿试验是否违反了美国关于人体研究的规则,因为他未获得莱斯大学的批准。即使他没有使用联邦资金进行这项工作,政府法规也对研究人员有要求:他们拟在国外进行临床试验时,须得到其所在机构的伦理委员会批准。

至少有两项在研的联邦基金,支持了蒂姆近期在自己实验室开展的工作,一个来自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另一个来自能源部。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提供了一项今年8月截止的为期五年,1200万美元的经费给支持蒂姆研究的莱斯大学的理论生物物理中心。

蒂姆和他的律师都不愿评论他是否已经违反了关于人体研究的联邦法规,以及他是否在“CRISPR婴儿”项目中使用了任何联邦拨款。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监察长办公室表示对是否开始进行调查无可奉告,而截至发稿美国能源部没有做出回应。

莱斯大学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它此前并不知道“CRISPR婴儿”的研究,据其所知,没有任何一项临床工作是在美国进行的。莱斯大学于去年11月底展开全面调查,但不愿给出更多的评论。

如果蒂姆违反了人类受试者保护规定,宾夕法尼亚大学基因组编辑专家奇兰·木苏努如(Kiran Musunuru)博士说,“这就是一次职业生涯的自我终结”。

蒂姆所获得的所有联邦经费都岌岌可危。“这可能是一次非常强力的制裁,”格里利说,“可能会让他失业。”

无论莱斯大学的调查结果如何,蒂姆都可能无法在大学待更长时间了。去年6月,他在香港城市大学做了一个演讲,很显然这是应聘工程学院院长的面试的一部分。几个月后,他获得了这份工作,城市大学的一位教授告诉STAT。教授补充说,蒂姆本该在今年1月初担任该职位,但大学已经任命了另一位代理院长。

香港城市大学新闻办公室表示,蒂姆可能参与了CRISPR婴儿试验,这让大学重新审查合同,该合同现在状态为“根据莱斯大学调查的结果待定”。香港城市大学不愿明确表示是否确认他的参与后会终止合同。他的律师也不愿就此事发表评论。

格里利说:“如果蒂姆积极参与了这项研究,那么我认为他不适合担任大学院长。我不会想去雇用他,我也建议其他大学不要雇用他,因为他表现出了非常糟糕的判断力。”

作者简介:

Jane Qiu ,自由撰稿人,邮箱:[email protected],推特: @janeqiuchin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