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版“贺建奎”出现?美国一家婴儿设计初创公司称迎来首位客户

美国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一位叫 Bryan Bishop 的男人正在飞速敲击键盘,他的打字速度在全美名列前茅,而他正在写的是一封给一位知名英国未来学家的邮件,Bryan 要为他的“婴儿设计”初创公司寻求伦理咨询。

事实上 Bryan 是一位 29 岁的程序员、比特币投资者,更是一位“超人类主义者”。近些年,他在网上发表了诸多关于“人类强化”的言论,简单的说,他认为技术手段可以大幅强化人类。一直以来,他都尝试说服别人去做类似的事情,但鉴于并没有太多人买他的帐,他终于下定决心撸起袖子亲自干。

Bryan 的合伙人 Max Berry 曾是一位生物公司的实验室科学家,他们创立公司的原因只有一个,按他俩的说法就是:“专注婴儿设计及人类生殖系遗传工程。”而且据公司透露,目前实验室已经开始运作,并且有一对夫妇已成为他们的首个客户。

与很多从事这方面工作的人一样,Bryan 希望能找到伦理层面的支持,他甚至想请著名遗传学家、哈佛大学教授 George Church 为他们站台,因为 Church 教授对潜在基因强化并不反对,在他的很多公开演讲中提到的诸如 PCSK9、CCR5 等基因,被认为是开启“后人类时代”的钥匙。

Bryan 的理想就是实现这一切。他在一份商业计划书中明确表示,要让父母们能生出转基因婴儿,他们“无需锻炼就能长肌肉”、拥有“超级人瑞”(年龄超过 110 岁)基因、或是“AB+血型的万能受血者”。

时间跳回到 2018 年 11 月,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宣称全球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已诞生,这一事件被《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在第一时间独家曝出,随即不断发酵,在全世界掀起轩然大波,贺建奎本人也因此受到严厉处罚。

此后,全球学界开始严防基因编辑领域的下一个“流氓”科学家。有些科学家主张彻底禁止任何与基因编辑婴儿相关的行为,有些则主张别搞“一刀切”,应遵循严格的技术与医疗指导,让体外受精胚胎相关的已被医学界认可基因编辑能继续造福人类。来自中国、美国、英国的基因编辑专家也正在着手建立一个新的监管委员会。

然而,所有的新法规、公众舆论确实能让专业科学家们无法肆意妄为,并接受政府监管,但对于 Bryan 这类人来说可能并没有太大约束力,正如他在个人简历中的描述:一位“小有名气、DIY 生物骇客”,自费几千美元学习婴儿基因强化相关知识。

一份神秘的商业计划书

就在几周前,《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收到某“关切人士”发来的 Bryan 公司的融资商业计划书,里面就描述了公司将如何通过每年制造成百上千个基因编辑婴儿,从而实现数十亿美元年收入的“宏伟蓝图”。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关切人士”表示其无法判断 Bryan 的计划到底是“垃圾”还是“有可能实现的恐怖预言”。“关切人士”还担忧的表示,这些超人类主义者想将物种强化的想法诉诸实,或许是时候该警告一下他们了。

在 Bryan 的商业计划书中,他表示并不会像此前中国科学家贺建奎那样,在卵子受精时才将基因编辑蛋白分子注入,而是采取一种更为极端且令人不安的方式:对男性志愿者的睾丸实施相关基因治疗,让携带已经强化过的 DNA 的精子直接让女性受孕!Bryan 认为,仅需要 200 万美元就可以快速从动物试验转为人体试验。“资金使用成果:首个转基因精子人类,我们已经开始接受订单”,计划书中如此写道。

“我认为这种编辑人类基因的方法有极大的缺陷,尤其他们声称已经有客户这件事让我深感担忧。”来自英国伦敦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Francis Crick Institute)的 Güneş Taylor 博士在看到这份商业计划书后如此表示。

还有些看过这份商业计划书的专家对此嗤之以鼻,认为纯粹是胡扯。“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当个笑话看看,我认为他的真实目的其实就是搞个大新闻夺人眼球。”来自哥伦比亚大学的助教授 Samuel Sternberg 评价道。

好了,看到这里,也许你也和很多人的观点一样,认为 Bryan 的计划只是纸上谈兵,但事实恐怕并非如此。哈佛大学教授、遗传学泰斗 George Church 曾跟 Bryan 聊过,他认为“Bryan 的计划跟贺建奎比起来技术含量要低得多,而且贺建奎拥有知识跟财力也是 Bryan 无法比拟的。”Church 教授表示直接对精子进行基因编辑“在技术上是可行的,不过还需要大幅度的改进。”

Church 教授对《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表示:“Bryan 的想法绝对有可能实现,所以我才会跟他谈这件事。”熟悉 Church 教授的人都知道,他在众多基因相关公司及风投机构担任顾问,但目前他并为涉及 Bryan 的公司,他主张对方去寻求伦理咨询及 FDA 认证,如果项目进展顺利,可以展开适度的临床试验。“只要人们需要,我几乎会向所有找我咨询的人提供建议。”Church 教授表示。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也在第一时间联系到了 Bryan Bishop 和他的合伙人 Max Berry。在专访中,他们拒绝透露志愿者的姓名,也对他俩是否会拿自己做实验不置可否,倒是 Bryan 说由于自己的体重问题,他很希望有种基因能控制体重。他们表示目前的实验还仅停留在动物身上,离应用到人体还有很大距离,可能需要耗费几年时间。

“我们还没有展开人体实验,但我们相信这在伦理上行得通。人们现在像中世纪‘猎杀女巫’一样四处寻找基因编辑领域的不当行为,但恐怕他们什么也找不到。”Bryan 如此说道。

好了,现在该说说 Bryan 的另外一个身份了,他其实在加密货币圈已经很有名气。他直到不久前都还在比特币交易所 LedgerX 任职,而且负责编写过该交易所用于管理数字货币的底层软件。当然,Bryan 最为人所知的是他的打字速度。在《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与他的采访结束后两天,他就将一份一字不漏的采访文稿发到了我们邮箱。美国打字比赛 Type Racer 的负责人 Noah Horn 表示,Bryan 应该是这个世界上用英语语言打字最快的人之一,每分能钟输入 173.66 个单词……

Bryan 到底从加密货币上挣了多少钱不得而知,他淡然的表示随着最近比特币的涨跌,“进进出出也有几百万美元了。”但别忘了他的另一个身份–一位优秀的程序员。据他的经纪公司透露,如果要请他写代码,至少得时薪 600 美元。Bryan 不缺钱这点是肯定的,这就意味着他比其他的 DIY 生物骇客要过的舒坦,不论是购买设备还是雇佣人手。The Odin 是一家专门提供 CRISPR 工具包的公司,以每套 159 美元的价格出售给 CRISPR 技术的爱好者们,这家公司的负责人 Zayner 表示:“Bryan 会给其他生物骇客付钱让他们干活。”

最近收了 Bryan 钱为他干活的是一位密西西比的油田工人 David Ishee,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狗贩子,还因为对狗做某种“基因工程”而上了新闻。David 把他的工棚改造成了一个简陋的“实验室”,并将水母的 DNA 混入马士提夫獒犬的精子中,希望能孕育出携带水母基因的幼犬。他已经对 6 只狗进行了人工授精,但目前还没有成功的迹象……

在见过 Bryan Bishop 之后,David 开始琢磨对自己的精子下手,这期间所有的设备和资金都由 Bryan 提供,并要求 David 如果发生什么事了一定要告诉他。“当然,我才不会蠢到让别人怀孕呢,哈哈……我可不信生物骇客们花个周末的时间就能造出基因编辑婴儿。”David 打趣道,但他突然又严肃的说:“如果某些有钱人愿意花大价钱让真正的科学家来做这件事,说不定就能成功。你们其实并不是在报道 Bryan 和他的公司,而是在报道一个生物科学的‘灰色市场‘,只要有资源的自由研究者们说不定就能把这事儿干成。”

除了给生物骇客支付佣金,今年 1 月,Bishop 和 Max 还自费在乌克兰成立了一个实验室,用于在小鼠身上开展相关基因编辑实验。《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也应邀前往实地探访。这个实验设施原本是乌克兰基辅老年医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Gerontology)的一部分。

说来也奇怪,Bryan 本人其实也是第一次实地探访这个自己花钱建立的实验室。“你们这的 Wi-Fi 信号覆盖不错嘛。”Bryan 说道,他之所以关心网络问题,除了他程序员的直觉之外,可能还因为他所有用于支付实验室运营的费用都是通过比特币转账支付的。

对小鼠实施的手术就是在下图这个带有显微镜的手术台上完成的,据称目前已经进行过 30 例小鼠实验了。在少数实验中,他们成功将基因材料植入小鼠睾丸中,再通过电击的方式来让睾丸中制造精子的细胞携带上遗传物质。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小鼠成功进行过繁殖。

其实从去年 12 月,Bryan 和 Max 就对改造精子的做法产生了怀疑,Max 认为他们应该转向一种叫做 VelociMouse 的技术,这项技术由一家纽约的生物技术公司发明,可以将改造 DNA 快速用于小鼠基因编辑。该方法将涉及处理一个体外受精的人类胚胎,首先移除其干细胞,然后对这些干细胞进行基因工程,再将其注射到第二个人类胚胎中,被认为是一种制造人类婴儿的激进方式。

当然,Bryan 和 Max 的努力很可能无果而终。但这也很难抑制人们对设计婴儿的兴趣。“如果在父母同意的情况下,在私人场所向他们提供这项技术,FDA 会不会破门而入?”Max 在一封邮件中写道。目前在美国,基因编辑婴儿是违法的,但在乌克兰等其他国家,相关规定就不那么严格了。Bryan 对监管所能起到的作用持怀疑态度,这是他在混迹于加密货币圈时所学到的,因为比特币就是一种不受任何央行控制的数字货币。

总的来说,科学界对发生在中国的基因编辑婴儿实验进行了猛烈抨击,但以 Bryan 为代表的生物骇客们则认为,批评是否有点太过了。去年 11 月在香港举行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期间,Bryan 被网友们要求表达自己的观点,他也是 100 多万在线观众中的一员,这可能是有史以来在线观看人数最多的一次科学演讲。

Bryan 还表示,他发出去咨询伦理问题的邮件都未得到回复。他目前正在向牛津大学的未来学家 Anders Sandberg 寻求建议。Sandberg 在超人类主义运动中非常有影响力,他所发表文章的主题涉及自动驾驶的道德性,以及冷冻保存胎儿作为堕胎替代方法的前景。

“我公开承认人类增强应该是一件好事,至少在医学上是”,Sandberg 说道,但他认为 Bryan 其实是被受到了自己职业的困扰:“程序员或许会认为所有的事物看起来都像代码,仅仅是些字符而已,能有多难?但生物学家会告诉他们,这件事真的不简单。”

“Bryan 并没有让我感觉到疯狂,事实上他看上去是个理智的人”,Sandberg 继续说道。“如果他想开一家公司,他就必须要能提供产品,这对他来说可不容易。如果我要在我孩子身上使用这项技术,我会需要关于这项技术的可靠资料,我可不想给一只天竺鼠当爹。证明技术的有效性很难,我也希望我们能正确设计出婴儿,但这件事快不得,会产生不可想象的后果。人类还没有准备好。”

Bryan 所做的一切背后的动机到底是什么?虽然他在接受《麻省理工科技评论》采访时侃侃而谈,但当问起他的家庭背景时,他却不愿多说什么。他的内心深处,为什么会如此痴迷于人类物种的进步?Bryan 认为这些问题“太个人了”。他只是淡淡的说,自己的动机很复杂……

Bryan 发给我们的最后一封邮件是:“你们在报道时,能说我只是被某个受到辐射的疯狂科幻作家咬了一口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