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我身上

面对想尿遁的男主角,“尿我身上”,贱货骚骚的说。——《王牌特工2》

洁癖的人看到这里一定很兴奋

而我这么正派的人,写这些才会兴奋。


经济学诺奖本身就是一个实验

《怪诞行为学》认为经典经济学中“理性人”假设不完全,还受到行为经济学影响。这个理论还获得了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很多人认为很有问题,比如谢作诗王服众。说,经典经济学中的“理性人”哪怕是因为感性选择造成做出了物质的损失,但是感情上的到了回报,也是最有利于自己的选择。

但是人家是公认的诺贝尔奖,哪是你们土鳖经济学家可以知晓的?

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行为经济学的实验。

非常明显简单肯定,理性人假设当然是对的,每个人都会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当下的选择。可以看我的文章《关于意识的猜想》。

这个实验就是要实验我们对权威的服从天性。这也是人类最可怕的缺陷。

现代人类灭绝了200多种古人类,无数的古文明,和兵团敢死作战不无关系。只有服从权威的人类种群才能活下来。

大跃进荒谬吧?很多人认为农民是迫不得已谎报,报纸也是言不由衷报到,而市民是害怕而假装相信。但是调查告诉你,绝大部分都当时是真心的。

服从权威是本能。

那不是证明了行为经济学吗?

不,虽然饿肚子,但是人开心,不用害怕,恰是“”理性人“”。

这个实验告诉我们,要想别人听你的,不是要会讲道理。而是要会拿奖。领导要别人听你的,不是要水平高,要官大。而当老板要员工听你的,要够有钱还有时间爬山,尽管炫富和炫美。

 

 

最合适的制度,学习十九大精神有感

这次习总主席的报告用了很大的篇幅鼓励年青人。作为曾经的少先队员,共青团员,我也很感到鼓舞。

但是这不是篇幅主要的目的。

这届政治局委员,特别是常委,都是年纪大,资历与经验都很深的共产党人。为什么?
这是我们伟大而苦难的中国共产党,在近百年的残酷左右路线斗争中,逐渐演化出最适合的制度。

领导人需要足够的权威。如果没有权威的话,右倾自由化不可避免。八十年代末就有教训。
但是太有权威,太年轻,给人的预期太远,那个人崇拜就不可避免。六七十年代有教训。

而年纪大一点而又有权威,这是最好的。每个人到了一定年纪都想退休,不想干活了。

习主席鼓励年轻人,提拔年纪大的人。走适合中华民族自己的道路,中国共产党在荆棘中开辟了全新的道路。我们年轻一代也将要迎来复兴中华民族,再次引领世界的千年机遇。

跪了一地的族人

汉族人哪里来此自信,就是人类一个文化小分支而已。

根据历史规律,野蛮人总是能征服文化人,越是野蛮的文化,越有竞争力。那历史越长的,没有间断,就越丑越野蛮。

古希腊因为中断过,所以美丽而人性民主。

而汉文化,越到后面,越是野蛮丑陋征服的过程,臣民跪了一地,不住的对老爷磕头,磕头,磕头。

当然,跪文化也是一种适应环境的先进文化。是汉文化给世界文化的瑰宝。

总结一下,不论人多人少,56个民族都是平等的,多样的。就像人类的基因多样性一样,是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