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寒假——精子日课第八课——为什么我那么变态恶心

每次在朋友圈看到人晒幸福的时候,脑子总是无可救药的浮现出两个字“fuck you!”。

没错,我的也是for you, son of 碧池。

从几年前开始,每次见到人我都说现在我最幸福的年龄段。就是因为我两个小朋友,又回到童年是多么开心。

他们从来不听我的,基本我希望他们做的都会讨厌。

那么我就得做的差点,或者反过来做。

比如我希望他们写日记,我就得先把精子日课写的非常不要脸,这么变态恶心都可以写。然后要他们也写,发朋友圈。但是不能超过100个字!(当然希望他们不听我的写多点字)他们不肯发朋友圈,同学老师太多。

他们就如上图每天写了,有其父之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